三部大片總票房突破40億元 成就史上最強國慶檔

  【三部大片總票房突破40億元 成就史上最強國慶檔】截至10月6日9時,2019國慶檔票房突破40億元,超越了2017年的紀錄,成為史上最強國慶檔。(第一財經)

  截至10月6日9時,2019國慶檔票房突破40億元,超越了2017年的紀錄,成為史上最強國慶檔。

  沒有蛋糕、沒有香檳,好友相聚,各自分工包餃子。這可能是票房已近20億的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導演之一張一白最誠摯的祝福,簡單質樸,但誠意滿滿。

  有電影人認為,從專業角度而言,近兩個小時,7位導演選取70年變遷發展歷程中7位小人物的故事,每個故事濃縮在20分鐘內,又要銜接起來,是一次巨大的“冒險”,畢竟這種拼盤電影并沒有雙贏的先例。

  但從王菲獻唱主題曲刷屏開始,該片從預售、點映到上映至今,憑借口碑炸裂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迅速拔得頭籌,豆瓣評分高達8.4.即便觀眾對一些片段有些意見,但大時代大事件下,小人物和國家之間的關系本身就是看似遙遠又密切,許多瞬間還是喚醒了人們的共同回憶。

  有觀眾這樣評述,“旗桿上升起的不是一塊紅布,報紙上登載的不是一個名字,電視外錯過了情竇,鳥巢里交換了運氣。秒針精確了百年的等待,流星劃破了回鄉的急迫。女排奪冠終結了我最短的暗戀,核彈爆破公開了你最長的沉默。奧運開幕兌換了我最大的運氣,香港回歸校準了你最久的思念……”

  通過小人物展現祖國歷史畫卷大故事,讓觀眾在情感上找到共鳴點,成為今年國慶檔最大特點。

 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如此,《中國機長》也是同樣的方式,故事根據真實事件改編,機組執行航班任務時,在萬米高空突遇駕駛艙風擋玻璃爆裂脫落、座艙釋壓的極端險情,生死關頭,機組正確處置,確保了機上全體人員的生命安全,創造了奇跡。

  命懸一線、生死備降的故事張力,加上張涵予、袁泉等實力派演員的精湛演繹,《中國機長》的豆瓣評分略遜《我和我的祖國》,達到8.2分。

  加上《攀登者》,三部主旋律影片的熱映,不斷刷新歷史。

  根據燈塔專業版數據,繼10月3日全年電影市場累計票房突破500億元大關、較2018年提前一天達成紀錄后,10月4日16時,2019國慶檔電影大盤突破26.6億元,超越了2017年的紀錄。截至6日上午9時,國慶檔總票房已經突破40億元,成為了史上最強國慶檔。

  火熱的“主旋律”

  成熟電影市場的類型中,并沒有“主旋律”這一類別,但三十多年來,歷經數次迭代與更新,這一電影類型已成為中國電影市場主要類型之一。

  1987年3月,國務院電影局在全國故事片創作會議上提出“突出‘主旋律’,堅持多樣化”的口號,由此,主旋律電影的概念被正式提出。1989年,作為新中國成立40周年獻禮之作的《開國大典》在全國公映,實現了1.7億票房。

  隨著電影類型多元化的發展,主旋律電影逐步開始注重市場導向因素,影片風格樣式更加多樣化,其中也有一些影片取得了不錯的市場成績。

  比如《大決戰》系列,《紅河谷》《黃河絕戀》《緊急迫降》等影片,口碑與票房雙贏。1996年,進入當年票房前十名的《孔繁森》的票房取得了3600萬元,與《碟中諜1》相差1000多萬元。

  隨后在電影市場全面升級的十多年中,市場需求對主旋律電影提出了更高要求。在這一時期的主旋律代表作“建國三部曲”,尤其是 2009年上映的《建國大業》,集結了百位明星,作為新中國成立60周年獻禮之作,從制作、宣發到上映,該片進行了全新的表達,票房高達4.16億元,為當年國產片票房冠軍。

  市場競爭與觀眾欣賞水平提升的背景下,主旋律電影需要具現象級的代表作出現引領發展方向。2016年的《湄公河行動》和2017年的《戰狼2》接連引爆市場,幾乎打開了主旋律商業大片全新局面。

 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、《中國機長》和《攀登者》集中了“主旋律”電影發展歷程中的所有優勢,比如明星的宣傳效應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出現的明星多達30多位(不包括客串),《中國機長》與《攀登者》也有20多位,再加之今年4月末開始推出宣傳片,以及上映前王菲、毛阿敏、譚維維三位歌手的主題曲刷屏,三部影片取得了“未映先火”效果。

  《我和我的祖國》微博話題“電影我和我的祖國”收獲了23.1億閱讀,304.1萬討論;《中國機長》預告發出后一小時內登上微博熱搜,視頻點擊量瞬間突破千萬;上映前,《攀登者》共發布了104支短視頻,共獲4500.8萬點贊,粉絲飆升至107萬。

  百家公司組成龐大聯合出品團

  “預熱宣傳和預告片等成熟的商業化營銷,包括影片的題材和故事講述手法的改變,這些‘戰術’與背后公司不無關系。 ”資深電影人王璐認為。

 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發現,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中國機長》《攀登者》三部影片主要出品方為博納影業、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與上影,三方又各自拉入了華誼、光線、萬達、北京文化、新麗、華策等等傳統電影公司,最終形成了多達100家的龐大聯合出品團。

  “民營影視公司擁有更市場化的思維和更富創造性的能力,因此由他們主導或參與的主旋律電影與商業化的融合更進一步。”王璐認為。

  比如,《建國大業》背后有博納影業的身影,《集結號》《風聲》《唐山大地震》等影片背后有華誼兄弟的主導力量。

  華夏電影發行有限責任公司與博納算是一路相伴走過,尋找主流大片與市場有效的結合點,比如徐克執導下的《智取威虎山》多了些江湖的快意恩仇,看好萊塢看齊的《湄公河行動》弱化了人物塑造,增多了動作戲場面;拍攝了《女籃五號》《聶耳》《鐵道游擊隊》等一系列經典電影作品的上影,近些年同樣也出品過叫好又叫座的國產電影,其中《生死抉擇》開創了國產主旋律影片票房過億的歷史紀錄,《高考1977》成為主旋律影片發行的一個經典案例。

  “要說最大贏家,應該是共贏,但博納影業的表現更為突出。”王璐分析認為。

  從《十月圍城》到《智取威虎山》《湄公河行動》《紅海行動》,博納影業似乎找到了投資中國的主旋律電影的“秘訣”,“香港導演+內地監制+主旋律題材”的組合幾乎成為了博納王牌,博納影業董事長于冬曾稱,主旋律電影成功的三個關鍵因素:明星主演,拍攝手法和制作班底,三者缺一不可。

  這種模式給博納帶來的收益也不錯。

  根據博納影業招股書,2016年來自電影業務的收入為11.4億,《湄公河行動》《澳門風云3》《封神傳奇》3部影片就貢獻了7.77億的收入,占比68.03%。

  博納影業此次打造了“中國驕傲三部曲”作品,分別是《烈火英雄》《決勝時刻》《中國機長》,暑期檔的《烈火英雄》取得了17億的票房成績,《中國機長》5日票房已達15.65億元。

  如果三部曲達到于冬所期望的60億元的話,回歸A股的腳步或更近一步。

  (文章來源:第一財經)

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

东京必去